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 > 通信业务 > 新闻 > 这家凯发体育商在朝鲜发展近10年 现在它快不行了

这家凯发体育商在朝鲜发展近10年 现在它快不行了

2016-01-04 09:32:04   作者:   来源:腾讯科技   评论:0  点击:

  1月3日,埃及首屈一指的富豪纳吉布萨维里斯(Naguib Sawiris)通过在津巴布韦、巴基斯坦等国家打造的通信帝国而赚得数十亿美元,但他目前在朝鲜进行的经营活动可能遭到沉重的打击。
  随着手机在朝鲜富裕家庭日益盛行以及该国通信禁令的解除,萨维里斯旗下的电信公司Orascom在这个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国家中拥有约300万用户,并享受很高的经营利润。
  据悉,Orascom公司2014年在朝鲜业务的营收为3.44亿美元,税前折旧前利润约为2.7亿美元。
  不过,在过去几年中,朝鲜国内出现国营性质的电信企业,Orascom难以维持以前的高利润水平。总部位于开罗的Orascom去年11月所提交的相关文件显示,其已经对拥有75%股份的朝鲜子公司Koryolink失去了控制,在资产负债表删除了这家公司,并抹去了价值数亿美元的资产。
  作为Orascom以及Koryolink的CEO,萨维里斯正在尝试通过协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萨维里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仍希望能够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延续在朝鲜的成功历程。”
  不过,Orascom的审计师表示就Koryolink资产与朝鲜方面协商无果而终。该公司表示,截至去年6月份,Koryolink的资产价值超过8.32亿美元,其中按照朝鲜官方汇率计算,这一资产中包括价值6.53亿美元的朝鲜元。
  Koryolink目前占Orascom营收和利润的85%,该公司表示,由于朝鲜当局的外汇管制以及国际社会针对平壤核武器项目的制裁,其尚无法在2015年将资金运出朝鲜。
  萨维里斯未回复置评请求,Orascom也拒绝安排他接受采访。Orascom发言人重申了公司的公开声明内容,并对进一步提问不予回应。朝鲜方面未在国家媒体提及此事,未联系到相关官员对此置评。
  朝鲜方面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或许可以从中窥见该国如何利用外资来发展本国毫无生气的经济。近几年,朝鲜已为投资者设立了20多个经济特区,并宣布了意图打消投资者疑虑的地方监管法规。
  去年11月份,朝鲜官方媒体称外资公司将可以把位于该国东北部一个经济区的利润汇出朝鲜,并不设任何限制。
  萨维里斯遭遇的挫折凸显出在朝鲜开展业务所面临的风险。此前就已有外资公司抱怨朝鲜政府侵占财产和利润。2012年,一家中国采矿公司表示,朝鲜强制接管了该公司在当地的金属冶炼设备,而平壤方面则公开斥责这家公司没有兑现投资承诺。
  Orascom表示,正在与朝鲜政府磋商解决难题,会谈内容包括与该公司竞争对手Byol合并的可能性。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Orascom 11月份董事会会议纪要显示,朝鲜此前暗示不会给予Orascom对合并后公司的管理控制权。该公司在最新的财报中表示,依据会计准则,公司已丧失了对Koryolink经营活动的控制权。
  一直以来,鲜有公司会尝试进入朝鲜市场。然而,性情耿直的萨维里斯则善于在险境中寻觅商机。
  自1997年以来,Orascom在非洲、中东和印度次大陆的20多个国家建立及凯发体育移动互联网。这家公司的发展战略是:举债在那些少有或是没有基础设施的高风险市场迅速建立网络,押注高增长与高回报,之后待市场成熟、更多同行业者出现时再出清手中资产。
  Orascom在也门、孟加拉国等许多政局不稳的地方都有业务。大多数情况下,该公司的冒险游戏都收效不错。2003年伊拉克当局发放首批移动网络许可证时,Orascom花费500万美元斩获其中之一。虽然员工被绑架、暴徒袭击设备等问题困扰着Orascom的当地合作方,但2007年该公司仍以12亿美元的价格将其伊拉克业务出售给了一家科威特公司。
  当然,Orascom的业务发展也并非顺风顺水。该公司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一个侄子经营的公司组建了合资公司,但2002年这家合资公司倒闭,叙利亚一家法院裁定将Orascom所持该合资公司的股份移交给了其当地合作方。
  2011年,萨维里斯将其大部分电信资产出售给了俄罗斯移动凯发体育商VimpelCom Ltd.,交易价值60亿美元。Koryolink是萨维里斯留有的为数不多的资产之一。
  Orascom最初在朝鲜启动业务时,朝鲜方面授予Koryolink在朝鲜凯发体育其唯一移动网络的权利,时间期限为2008年末到2012年末。在此之前,朝鲜取消了2004年与一家泰国公司的项目,原因是担心网络容易受到监控。
  曾在2008年末至2009年中担任Koryolink首席财务官的Madani Hozaien表示,该公司创建之初是在平壤的一个旅店里,当时只有大约18名外籍员工。他说,朝鲜对出行的严格管制令管理网络设施变得很难,与当地合作方的交易也很难综合制定。
  曾在2009年至2012年担任Koryolink人力资源和行政经理的Ihab Shafik表示,公司在朝鲜的员工有时是独立办公。他说,“他们会先自行建立全球移动通信系统,之后我们再一起讨论。”
  朝鲜当局从2008年开始逐渐允许多数公众签约使用手机服务,尽管只是可以拨打国内电话,并不可以连接网络。
  尽管手机对于多数朝鲜人来说依然价格不菲,但到访平壤的游客却说手机使用似乎很普遍。有朝鲜“脱北者”表示,随着朝鲜的非官方市场经济近几年逐渐发展,手机对于商人来说已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信息工具。朝鲜官方媒体甚至大肆鼓吹其自主研发的智能手机,但外界普遍认为这就是一款中国手机被重新贴牌而已。
  Orascom在朝鲜的问题似乎是在其特许经营牌照于2012年到期的这最后一年中凸现出来。Koryolink在当年的年报中指出,朝鲜对兑换本币现金跨境转移的限制导致2.72亿美元现金账滞留在朝鲜,而截至去年6月30日,该项目的金额已是当时这一数字的两倍。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Orascom董事会会议纪要显示,由于与朝鲜方面就解决股息、汇率以及近来经营问题等事项的会谈推后,公司批准2015年第一财季财报的董事会会议退后了一个月。
  在Orascom宣布将朝鲜业务从综合收益中剔除之后,该公司股价在埃及证交所大幅下跌。不过,该股近来有所回升,Orascom此前宣布计划收购两家金融公司,此举是萨维里斯从电信业务转移至其他领域的举措之一。
  研究朝鲜经济的专家表示,Orascom之所以汇出资金面临困难,主要是因为朝鲜无法或不愿把Koryolink的现金以官方汇率从朝鲜元兑换成外币。朝鲜一直面临外汇紧缺的局面,而且其本国货币在朝鲜以外地区又毫无价值可言。
分享到: 收藏

专题